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师之窗 > 教师论文

九年级文言文复习课探究-许春

时间:2012-06-10 20:20:17  来源:徐闻县西连中学  浏览:

 九年级文言文复习课探究

徐闻县西连中学       许春

 
【内容提要】:初中阶段的文言文教学并没有提高学生的文言文阅读能力,进一步探究学习的兴趣也谈不上,换言之,初中的文言文教学存在误区。因此,教学中我牢固树立以学生为主体的意识,通过改革教法、加强学法指导等手段,培养学生参与意识,努力使文言文教学走出低效的怪圈。当一位教师真正把文言文学习的主动权还给学生时,这不仅是学生的幸运,也是的幸运,因为,他们都将从中焕发出生命的活力,他们的智慧必将同构共生
 
【键词】:兴趣动机探究 词汇 泛读 精读 乐学
 
最近,有幸听了许多节文言文教学公开课,教师只向学生讲解翻译,学生只管记忆翻译,少有互动,缺乏激情。这种文言文教学模式既不能提高学生的语文水平,也不能培养他们的审美情趣,因而笔者很想说几句。文言文教学确实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从表面上看:一般教师愿教,学生也似乎愿学,因为花了功夫可以在成绩上有提高。但实际上,这几年来从历次统考中和高一级学校及自己教学实践反馈而来的信息表明,初中学生一般并不喜欢读文言文,借助工具书阅读文言文的能力也并没有得到保证,进一步探究学习的兴趣更谈不上,换言之,我们初中的文言文教学不能说是成功的。看来我们的初中起始阶段的文言文教学存在着误区。
1.学生阅读面过窄阅读量太少
调查表明学生由于做大量练习,自然减少了阅读量,减少了背默。教师只把上课讲解的文章限定在一些必考篇目上,凡是所谓“重点篇目”则反复分析、肢解,背默,设计出各种练习。然后,教师将重点词语选出来,根据不同义项,列出不同例句,叫学生死背加点词词义,少则五六句,多则十余句。其实每个词都是在具体的语句中习得的,对语义的理解决不可脱离上下文。丹麦语言学家叶斯泊森认为,同一个词在不同的语句中三度相逢,这就容易为孩子们所理解而进入记忆系统。脱离了具体语境,孤立地死记加点词解释,既枯燥乏味,又没有效率。但是,我们不少语文教师缺乏这种认识。
    2.课堂重语法重规律以练习代阅读
据我调查目前我们的文言文教学还存在着一种“凌节而施”现象:一个初中生学过的文言文不过四五十余篇,能背诵默写的更少,积累的词汇也很少,自然也谈不上有语感,就连顺利地读完一篇故事还有困难,结果常常使学生大眼瞪小眼,学生越学越糊涂,将文言文学习视为畏途。出现这种现象当然同各类试题有关,但关键同我们对文言文学习的认识密切相关。由于要对文章的实词虚词进行分析、研究、弄懂其用法,还要总结其规律,于是短短的一篇文言文,可以设计出十几分的题目。学生的阅读便养成了一种“返读”“停顿”的坏习惯,美其名曰“字字句句落实”,实质是滞步不前。
 3.考试方式的影响
也许,根本的原因还在于考试的影响,防碍了词语积累以及文化知识的积累。不同的试题形式产生不同的导向——如客观型选择题便让学生以“再认”的方式对语言信息编码,于是功夫做到一半,学生永远不肯去多背诵篇目,语感的培养也就永远谈不上。黎锦熙先生在他的名作《国文讲读教学改革案》中提出了著名的“二纲四目”,其中“(3):必须背诵(预习时,即可熟读;己读者,分期背默。);目(4):彻底‘翻译’(逐字逐句,译成白话,确依文法,勿稍含糊)。”看一看目前我们的文言文教学离这有多远。
在现有的条件下如何改善我们初中的文言文教学?我们不能等待考试方式完全改变后再来设计我们的教法。陶行知先生有句话“老师教的法子要根据学生学的法子”。改善教法就是提倡有效的“学法”。什么是有效学法?我以为新课标提出的阅读要求很重要:“阅读浅易文言文,能借助注释和工具书理解基本内容。背诵优秀诗文80篇”。以此为纲,在文言文教学中我努力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尝试:
1.教学应以“词汇”积累为中心
“通经必先识字”、“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这是中国传统读书的基本要求,这些话用在文言文学习中仍然是正确的。实际上学习任何语文,词汇的积累都是第一位的。王力先生在《古代汉语的学习和教学》—文说:“我们在研究古代汉语的时候,对语音、语法、词汇三方面,应该首先抓哪—方向呢? 我想应该先抓词汇方面。”理由比较筒单,语音对文章内容理解影响不大,而语法则古今差别不大;只有词汇,古今变化最大,所以理解文言文的难点也在词汇。如在实词方面,有一词多义,古今词义异同等等。在一节公开课上,有位教师教学《岳阳楼记》,文中有两句句子出现到“或”、“而或长烟一空”、“或异二者之为”,这两个“或”的词性意义各不相同,前者是名词,有时的意思,后者是副词,或许、也许的意思。这位教师只是解释词义,告诫学生涵义不同,考试注意。而我在教学中,只要碰到此类情况,决不放过,特别注意引导学生综合、比较、归类,要求学生记录在案,反复揣摩,做到举一反三。至于古今词义的异同,则把古义和今义加以对照、比较,加深印象。显然,学习的有效性不言而喻。
文言文虚词教学更是难点,这就需帮助学生找出规律,促其牢固掌握。如我在复习出现频率很高的“之”字时,特别提醒学生“之”字的情况比较复杂,常见的有:作代词用,可以指代人、事、物,相当于现代汉语的他(们)、她(们)、它(们)等;其次作助词,既可作结构助词“的”,有的时候无实在意义,可不译;三是作动词,这种情况不大多见。如“又间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辍耕之垄上”(《陈涉世家》),这就需特别当心。我在复习时特别把这些知识进行综合讲授,然后要求学生举例,这样就能达到掌握规律、巩固知识的目的。
2.教学应切合学生实际教会方法
语文大师叶圣陶告诫我们“教是为了不教”。因此,文言文教学也应“授人以渔”,教会方法,让学生终身受益。传统的教法,是   逐字逐句地翻译,对号入座,学生一字不漏的记下,使文言文学习变得枯燥乏味,根本谈不上语感、意境,导致原文、译文的分离,其结果必是事倍功半。布卢姆说:“据我们看,如果学生发现他的努力有所得益,便可能在一定的学习任务中花更多的时间。反之,便可能在一定的学习中受到挫折,他们必然会自卫性地减少学习时间。尽管学生受到程度不一的挫折,但我们相信,如果学生对一项任务极为厌烦的话,他们迟早都会放弃的。”教学过程中,我努力让学生获得“发现”的乐趣,扩大知识面,进而激发阅读的动机。
如《〈论语〉六则》、《桃花源记》、《狼》、《愚公移山》等,我采用成语、故事等“引入法”进行文言文教学,取得了颇为理想的效果。
文言文的翻译,方法多种多样。诸如保留、替换、删减、增加、调整等等。我认为最基本的方法是弄通大意,规范语言。要求学生读课下注释,借助工具书,联系语言环境,用今天的话说出文言文一字一句的意思,还有不懂的地方,由教师答疑点拨。在此基础上,用现代汉语语法要求,引导学生增补、调配,达到疏通课文的目的。所以,文言文翻译大致分三步走,首先对照注释,借助工具书进行直译;其次根据需要,适当调配词序;最后按照现代汉语规范要求,作出增补。至于文言中的人名、地名、国号、年号、官职等等,则保留就可以了。
   3.教学应从易入手引导学生扩大阅读面
宋人陆九渊有句诗:“易筒功夫终久大”。他认为读书要从易处近处入手才能逐步深入,所谓“易筒功夫终久大”,这是学会读一切书的不二法门,当然也适合我们的文言文教学。周作人在《知堂回想录》中回忆少年时候读书的经历:先读古白话小说《西游》《水浒》《三国》,渐次而至《聊斋》《阅微草堂笔记》,等到读通这两本书,文言自然也会读了。阅读本是一件乐事(当然也要花功夫),假如拿起书本先把学生吓退,结果就会成了苦差使。人都想寻乐,谁肯寻苦? 苦了以后有报酬,没有报酬或报酬极低,则劳动成了“苦役”、“贱役”,这时的你也就无权责怪学生不愿读文言文了。
4.教学应灵活引导学生探究性学习
新课程标准提出要“帮助学生树立主体意识”“特别要重视探究的学习方式”,这是一种起码的“自主意识”,培养这种意识要贯穿在每一个教学环节中。将探究性学习引入课堂,确实事半功倍,语文教师要参与到整个研究过程中来,调控研究发展的态势,随时实施评价交流,真正实现“在教师指导下,发现并解决问题”的教学境界,从而提高学生的研究能力,培养创造的热情、竞争意识和探究的兴趣。笔者在教学《杨修之死》一文时将学生分四人小组,教学中方法灵活,有小组讨论、查阅资料、集体探讨内容主旨、比较阅读、辩论、合力撰写《曹操其人》小报告等等。教完之后发现,教师演戏的时代在走向没落,语文课堂教学应该呈现教师搭台、学生演戏的场面,甚至是学生搭台,学生演戏。假如不切实际地一味追求热闹的课堂,真的有效果吗?
5.教学在评价上应以鼓励为主
在教学评价上,我努力让愿意花功夫学文言文的学生尝到甜头,鼓励背默优秀古诗文,少出客观题。通常我们会见到达样的情况:一、些小孩子在入学前可以背50100首唐诗宋词,但入学后渐渐忘记了,到了初中差不多全忘了。这一则是因为他们在小学里很少有机会再复习这些诗词(选入课本毕竟少);二则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努力,他们所具有的优势并没有得到教师的赏识和表扬,更难以因多背了古诗而得到好的分数。虽然仅仅为了得到教师赏识为了得到好分数而读、背,这种动机水平较低,但毕竟它也是促进学习动机之一。所以,除了在平时测验考试中设附加题鼓励学生超额完成任务外,我还开展古诗文背诵默写比赛;把互动娱乐节目引进课堂,用游戏的方式进行字词教学,等等。
教师给块蓝天,学生就能飞翔”。总之,在文言文教学中,我牢固树立以学生为主体的意识,通过改革教法、加强学法指导等手段,着力培养学生的参与意识,努力使文言文教学走出低效的怪圈,实现素质教育的目的。
最后,还是一句老话:教师宜因材施教,教之有据,不可强求一律。如果我们真的让学生愿学、乐学,与“之乎者也”交上朋友了,那么,文言文教学不但能完成任务,而且会促进整个阅读与写作能力的结合,这才是真正的课改精神,这才是文言文教学的不破的真理。苏霍姆林斯基说过:“一个孩子,如果从未品尝过学习的欢乐,从未体验过克服困难的骄傲——这是他的不幸。”而当一位教师真正把文言文学习的主动权还给学生时,这不仅是学生的幸运,也是教师的幸运,因为,他们都将从中焕发出生命的活力,他们的智慧必将同构共生。
 
参考书目:
 1()加涅《教育评价》(邱渊等译)P83,上海:华东师大出版社。
 2.袁振国著《当代教育学》。
 3.王力先生著《古代汉语的学习和教学》。
 
 
(本篇论文2008年曾获得徐闻县论文比赛一等奖)
首 页 | 学校概况 | 校园动态 | 雏燕报社 | 教学资源 | 教学教研 | 教师之窗 | 德育天地 | 学生园地 | 校长信箱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 徐闻县西连中学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59-4511228 传真:0759-4511228
地址:广东省徐闻县西连镇民主一路  邮编:524148